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位置:上海浦东盛高假日酒店 » 酒店新闻 » 29岁小伙打造餐饮业的“淘宝网”

29岁小伙打造餐饮业的“淘宝网”

    张旭豪有着和扎克伯格一样的年纪(生于1985年),他喜欢把“饿了么”和马云创建的阿里巴巴类比,志于利用互联网改变餐饮业的生态环境。截至目前,立志把盒饭生意做成餐饮业的“淘宝网”的张旭豪,带领团队把“饿了么”打造成亿元“大餐”的梦想成为了现实—创业6年,员工过200人,遍布8个城市,加盟餐厅数共计50000家,2012年完成在线交易规模达到6亿元。他是如何做到的?

    “不如我们卖外卖吧”

    2008年4月,张旭豪还是上海交大的在读研究生。一天晚上,他和同学康嘉感觉肚子饿了,便给几个餐馆打电话定餐,但都没有订上。“这外卖,为什么不能在晚上送呢?不如我们卖外卖吧。”一句话,把两个人的创业梦想激活了。张旭豪和同学康嘉、汪渊、曹文学一起,将交大闵行校区附近的餐馆信息搜罗齐备,印成一本小册子在校园分发,然后在宿舍接听订餐电话。接到订单以后,他们先到餐馆取快餐,再送给顾客。这一模式完全依靠体力维持业务运转,没有太大的扩张余地。唯一的好处是现金流充沛:餐费由他们代收,餐馆一周结一次款。

    只有互联网能够大规模复制并且边际成本递减。2009年4月,“饿了么”(ele.me)网站上线,原有配送服务被砍掉,专注于网上外卖订餐。与“饭统网”或“订餐小秘书”不同,“饿了么”没有呼叫中心这一环节,用户需求可以直达餐馆。

    一开始,张旭豪和康嘉就抱定了全身心投入的念头:要创业就必须休学。汪渊、曹文学退出了创业团队。2009年9月,网站开发阶段就一起合作的交大软件学院学生叶峰在本科毕业后正式加入团队,加上后来陆续加入的汪渊、邓烨、陈强,核心团队稳定在了五到六人。2010年11月,手机网页订餐平台上线,订餐业务覆盖了全上海。2011年7月,“饿了么”相继成立北京和杭州等两大城市分公司。“搬家和融资”

    “饿了么”公司名为上海拉扎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梵文里,“拉扎斯”是“激情”的意思。张旭豪笑说,这几年就做了两件事:搬家和融资。自2008年开始,公司办公地点经历了学生宿舍、餐厅一角、民宅、别墅、写字楼。融资方面,通过参加各种大学生创业竞赛,团队总共赢得了45万元创业奖金,2011年和2012年又先后引入了金沙江创投和经纬创投两轮风险投资。

    一定要套用某种时髦商业话语的话,“饿了么”是典型的“O2O”(OnlineToOffline)模式:线下产品和服务通过互联网吸引用户,互联网成为线下交易的前台。到目前为止,除团购以外,尚无非常成功的“O2O”企业实践。网上外卖订餐业务的潜力在于,无论对学生还是上班族,使用互联网订快餐都是一个常态化的基础性功能。

    “即使没钱,也从不低头”

    商业模式固然重要,运营更重要。网上外卖订餐就是某位互联网大佬所说的大公司看不上的那种业务。张旭豪认为,他们能够活下来,活得还可以,只是因为线下执行力强,线上互联网感觉还不错。

    对“饿了么”的创业者来说,网站上线没多久,他们发现交大闵行校区已经有了一家网上外卖订餐网站。这也是交大校友创立的公司,已经运营了较长时间,光注册资本就有100多万元。对手开车跑业务,张旭豪骑电动车跑业务。更要命的是,对手经常贴钱和餐馆合作,只要用户订餐,就送免费的可乐或雪碧,逼着“饿了么”不得不跟进。

    当时,两家网站都靠向餐馆抽取佣金过活(交易额的8%),在竞争对手的重压下,张旭豪与创业伙伴开始求变。“我们就是这样的人,即使没有钱,也从不低头。”首先,他们花近半年时间开发出一套网络餐饮管理系统。通过这一系统,餐馆可以管理并打印订单,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以往在高峰时段,餐馆因为要抄写订单,可能只能接100单,现在可以接200单了。其次,将之前抽取佣金的方式改为收取固定服务费的方式。最后,网站积极拓展其他收费方式,如竞价排名。这一套组合拳下来,不但彻底压制住了竞争对手,还改变了网站的盈利方式,完成了由中间商向平台商的转变。

    “关注用户体验”

    用户点了外卖,最不高兴的状况是外卖迟迟不来。因此,管理消费者的预期很重要。

    “饿了么”推出了“超时赔付”功能。张旭豪不是特别清楚这一功能在提高用户重复购买率上有多大帮助,但他认为这是一个属于用户满意度的问题,服务更加完善以后,网站的用户体验会更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