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Русский

当前位置:上海浦东盛高假日酒店 » 酒店新闻 » 郭广昌瞄准高端旅游市场 竞买高档度假品牌

郭广昌瞄准高端旅游市场 竞买高档度假品牌

    “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可求”。有“中国巴菲特”之称的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郭广昌终于得偿所愿,打败竞争对手意大利投资大亨安德鲁・波诺米(AndreaBonomi,以下简称“波诺米”)最终以9.37亿欧元完成对法国连锁度假集团地中海俱乐部(ClubMed)的收购。尽管在此之前,有过安邦保险收购纽约华道夫酒店、郑裕彤买下5家奢华酒店的新闻,但那些都是收购物业成为业主,如今复星收购地中海俱乐部的品牌,郭广昌成为首个买下国际一线度假饭店集团品牌的中国富商。

    这一切并非心血来潮,早在几年前开始,郭就频繁在高端酒店、旅游等相关领域发力,一路狂飙猛进。

    复星步步为营

    早在2010年,复星就与地中海俱乐部“一见钟情”。在复星集团的支持下,地中海俱乐部首个中国项目―亚布力度假村落户黑龙江,其在中国市场的战略布局拉开帷幕,当时复星已持有地中海俱乐部约10%的股份。“中国无疑是全球经济的增长点,地中海俱乐部中国销售额目前在整个集团中比例偏低,但随着新度假村的开幕,比例将大幅度提升。”复星集团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信军当时接受采访时就曾表示,地中海俱乐部中国度假村数量增加及其中国游客数量增加后,复星可能推动其大中华地区业务在中国独立上市。“80倍PE都很有可能。”梁信军展望前景时相当兴奋。

    地中海俱乐部董事会主席及CEO亨利・德斯坦当时对彭博社表示,“计划使中国到2015年变成其全球第二大市场”。果不其然,2012年地中海俱乐部进驻桂林愚自乐园,2014年则在珠海建起了其中国第三个度假村。复星拟耗资百亿元打造的旅游商业项目三亚亚特兰蒂斯也将于2016年建成,这是其与度假村开发商柯兹纳共同打造的一座顶级七星级酒店及海洋公园,是复星在旅游商业项目上落的第一子。

    德斯坦说,复星的收购“能最大程度地保留住地中海的高端客户群,并在欧洲经济不振的情况下帮助打开新的市场”。

    实际上,从更早的2002年开始,复星就涉足零售消费和旅游业投资,此次收购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资本输出”。国内高端定制旅游专家杨晓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复星眼光很好,是国内第一个具有全球格局的私募基金,复星的业务主体保险业是它获得低成本资金的重要来源,再用这个资本来嫁接具有全球资源的旅游业是很聪明的办法。”据公开资料,复星2002年成为豫园商城的第三大股东后,一路投资了太美集团、希腊时尚品牌FolliFollie,并在2013年作价5.12亿元持有中国国旅1.97%的股权,甚至还在2013年单独成立了复星旅游商业集团。

    “复星是在用全球资源嫁接中国动力,走一条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的路子,把国外知名的度假品牌引进来,让更多中国人知道地中海俱乐部,也把中国巨大的消费能力引入进去。”杨晓春这样评价复星进军旅游业。

    目光不限地中海俱乐部

    记者独家了解到,除了收购地中海俱乐部这一大动作之外,近年来,郭广昌本人就频繁往来于伦敦和巴黎等欧洲城市。除了忙于地中海俱乐部收购计划之外,他还考察过欧洲不少颇有历史的庄园城堡,了解包括城堡保存现状、售价、年代和历史渊源等,郭广昌对于欧洲城堡的浓厚兴趣一度被当地城堡地产经纪解读为“到欧洲投资城堡酒店的信号”,或者作为地中海俱乐部收购失败后自建酒店的备选方案。如今看来,当时这些询价行为只是对欧洲城堡的摸底行为。

    近年来,由于欧洲经济低迷,许多城堡主开始无力承担城堡的日常维护费用,不少来自亚洲的新贵,包括中国人,将目光瞄向了这些城堡。如今的知名华人城堡主包括赵薇夫妇等。

    接待过许多国内高端旅游团的巴黎旅游业资深人士李其(化名)的业务就包括带富豪们参观城堡,他向记者介绍,相较于国际上其他几个度假酒店品牌,地中海俱乐部有不少优势,比如说价钱比较亲民。“因为它在欧洲产品定位为中档,这种价位对于国内一般的白领小资消费人群都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有时候计算下来会划算过一些三亚的度假酒店。其次,地中海俱乐部是一站式一价全包服务,这对痛恨二次消费的中国消费者来说,是一颗定心丸。再者,地中海俱乐部的度假村在旅游业细分市场中的定位也是很准确的,有雪山、古堡乃至沙漠等系列,目前中国游客出境度假游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印度洋以及太平洋的一些小岛,地中海俱乐部可以丰富国人的出行选择。”李其说。

    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和数据,雪山在华人旅游中还比较冷门。比如华人游客去瑞士较少选择滑雪、泡温泉之类的项目,去的多是本地欧洲华人。再比如泛欧洲区的北撒哈拉,相对安全的摩洛哥、大加纳利群岛以沙漠项目为主,华人涉猎得也比较少。因此更值得期待的是地中海俱乐部的城堡旅游领域,继海岛婚礼热潮之后,古堡婚礼旅游业被认为值得期待。“如果收购后地中海俱乐部的市场策略向中国转移的话,可以将复星的国内资源(国旅)与之对接起来。”李其说。

    旅游业内认为,相较于万达自建酒店度假村,收购地中海俱乐部品牌对郭广昌来说是一个保险的选择。“地中海俱乐部已有一套成熟的度假村管理体系,自建品牌无论团队还是经营模式乃至知名度都需要商家自己建构时间和精力的消耗要远大于收购成熟品牌。另外,一些度假村类似于欧洲的古堡、酒庄等,如果单个收购建立度假村品牌则会遭到当地人的反对,类似事件前几年也都发生过,收购品牌的风险还是要小于自建品牌。”李其分析。

    受垂涎的中国高端旅游市场

    伴随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的出境游近年也有了爆发式增长,据2014年中国旅游年鉴公布的数字,2013年中国出境游规模已达1亿人次。携程旗下高端旅游品牌鸿鹄逸游宣布,其2014顶级环游世界80天118万元产品开卖15秒钟,10个名额即被秒杀。此前,鸿鹄逸游连续三年推出环游世界60天50万元、66天66万元、80天101万元行程分别在9分钟、30秒和17秒售罄。

    2011年,鸿鹄逸游首个出发的环游团日均团费在8300元左右,时隔4年,日均团费已上涨到14750元,售罄的速度却越来越快。鸿鹄逸游CEO游金章认为,“中国客人对高品质旅游产品购买意愿强烈而且付得起费用。”

    根据相关研究报告,早在2010年,中国的高净值人群就已达到53.5万人,是亚太地区第二大高净值人群市场。兴业银行与胡润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12中国高净值人群消费需求白皮书》中,“高净值人群”的定义为个人资产在600万元以上的人群,这一人群数字达到了惊人的270万,平均年龄仅39岁。其中,亿万资产以上的高净值人群数量约为6.35万人,平均年龄为41岁。这份报告中特别提到:高净值人群最希望得到金融服务的消费领域是旅游,有六成高净值人群表示会选择旅游方面的消费金融服务。

    这些数据显示,针对高端客户的旅游服务是一个令人心潮澎湃的市场,而这个市场目前在中国还没有领导者。

2